您当前位置: 首页 > 百事百科 > 昆山房产抵押贷款(杭州昆山来山东学什么)

昆山房产抵押贷款(杭州昆山来山东学什么)

编辑:51小编来源:网友投稿更新时间: 21-12-10 12:34:01

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蔡魏小贤

编者按:在新时代的发展机遇下,潍坊的“三个模式”如何与时俱进,挖掘新内涵?近日,齐鲁晚报记者齐鲁壹点在潍坊、寿光、诸城进行了深度采访,推出了聚焦潍坊三种模式的系列报道,这是首个聚焦潍坊模式的报道。

今年6月,国家授予浙江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重要任务。这一前所未有的尝试发出了一个信号:如何更加公平合理地分配社会财富这块蛋糕,让每个人都能获得社会经济发展的成果,这是中国社会下一步高质量发展的关键点。

2018年,Xi总书记在全国人大期间参加山东代表团审议考察山东时,两次提到“诸城模式”“潍坊模式”“寿光模式”。其中,“潍坊模式”在升级过程中,在农村产权改革中,在共享发展红利方面做出了积极探索,彰显了这一模式的蓬勃内生动力。

1.

杭州和昆山为什么来这里读书?

6月22日,记者走进寿光市屯溪新村。前几天,这个村刚接待了杭州和昆山的考察团。

杭州是浙江省会城市,共同富裕示范区,昆山是县域经济龙头。这两个城市为什么要北上潍坊到屯溪村参观学习?他们想学什么?你能学到什么?

今年6月,国家赋予浙江省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任务。“共同富裕示范区”新概念的诞生,让屯溪村党支部书记葛茂学敏锐地感受到,一直被视为乡村振兴样板村的屯溪村将挖掘出新的内涵。

杭州、昆山代表团的到来验证了葛茂学的期待。这两个代表团来考察学习的不仅仅是屯溪村的治理模式,更重要的是向屯溪村学习,学习如何让老百姓实现可持续的共同富裕。

说起屯溪村的社会治理,葛茂学强烈邀请记者去看一看,眼见为实。

图片说明:一进小区,就会遇到热闹的婚礼,提醒大家这是一场只存在于邻里关系非常亲密的农村社区的社区婚礼。

小区干净,绿化好,停车场、充电桩、鹰眼监控齐全,村里有健身房、图书馆,还有一个耗资2000万的汉字艺术馆。村民可以去党群服务中心,完全模仿城市行政审批中心的模式。为了方便村民跳广场舞,村里建了一个2000平方米的地下广场,冬暖夏凉,不扰民,不受风雨影响,还能举办几十场乡村宴席。

说起屯溪村的财富,就要晒晒屯溪村的福利。每个村民每年享受2000元粮食补贴和1000元生活补贴,60岁以上老人享受800元生活补贴,70岁以上老人每月享受100元零花钱。社区里有一个村办食堂,70岁以上的老人在这里吃饭,每顿饭只需要象征性地支付1元钱,为社区养老提供了一种模式。

该村还为每个家庭提供总面积180平方米的免费住房。按照周边商品房每平方米1万元的价格,相当于给了每个家庭180万元的“大红包”。这个180平方米的房子设计成两个相邻的套房,一大一小,老人和他们的孩子住在一起。这种充满民间智慧的“家族式创新”,巧妙地解决了独居老人和家庭矛盾的问题。

2.

富有的人,一个到处开花的富裕村庄

像屯溪村这样的新农村在潍坊随处可见。

位于潍坊市寒亭区双阳镇的千雀庄村被称为“土皇帝”。这个村每年春节前都会开“分红会”。会议现场堆积的鲜红的百元大钞像小山一样,简单粗暴的现金分配让人

屯溪村和千雀庄村有毗邻市区的优势,而距离青州米河镇较远的通榆沟村则是名副其实的山村。嫁给通榆沟村的王娟,住在一栋带院子的两层别墅里。房子换成了老房子,他也交了10多万。现在她在通榆利B&有限公司当管家;b,月薪3000多元,丈夫在景区工作,月薪8000。

在寿光面试的时候,很多公务员都说自己农村亲戚有钱。一个数据可以证明这一点:2020年,寿光市将开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财政补助5亿元,群众捐款1.2亿元,其中村村民田两天捐款75万元,户均捐款3000元。

数据显示,2020年山东农林牧渔业总产值将突破万亿元,潍坊农林牧渔业总产值将突破千亿元,约占山东省的十分之一。2020年潍坊社会存款超过1万亿元,人均存款10万元,其中农民存款贡献很大。

富于民,这是潍坊模式的本色。

3.

先行先试红利:这是农村产权改革的前沿。

潍坊为什么有这么多富裕的农村?当这些富裕的村庄放在一起时,我们可以发现一个共同点。这些经济实力强大的农村地区大多成功转让了土地。

屯溪村早在2002年就完成了村内3000多亩土地的调整。2012年,屯溪村启动城中村改造,建成24栋商住楼。屯溪村靠租金支撑村民福利。屯溪村党委书记葛茂学告诉我

者,2015年,屯西村集体资产的家底是9万平米的沿街商铺和2亿元现金。村里将沿街商铺出租,又投资2.2亿元兴建学校租给现代中学,这样一来每年有2000多万稳定收入。

葛茂学说,村里有了钱,并且还能钱生钱,一切才能转得开,才能有本钱搞社会治理。

这个过程中,各种创新层出不穷。屯西新村每个季度每人发300元消费券,可以在社区沿街商铺消费,美容、餐饮、汽车修理、幼教……店主再拿消费券去村里兑换成现金。比起其他地方,屯西新村的底层商铺很抢手,村里收租金也收得顺手。

土地流转出去后,农民想种地怎么办?屯西村搞起“飞地经济”,在50公里外的化龙镇租了400亩土地,建了38个高标准大棚,村里配套水电井路等基础设施,村民“白天当农民、晚上当市民”,新建的大棚一年半就能收回投资。目前屯西村村民人均年收入已达2.7万元。

图片说明:青州桐峪沟村气派的二层小楼。

在青州弥河镇桐峪沟村,十年前,这里没有一块平整的耕地。2017年,九龙峪田园综合体项目建设全面启动,桐峪沟村被纳入规划率先建设。四年间,利用“工商资本+土地流转”模式,包括桐峪沟村在内的周边村实现了“一地生四金”——即土地流转生“租金”、村民务工赚“薪金”、股份合作分“股金”、农业种植得“现金”。经过4年发展,桐峪沟村及周边村落村民人均纯收入由原来的8900元提高到2.8万元,集体经济收入由原来的3万元增加到100多万元。

当传统土地上诞生出“田园综合体”这样的新模式后,生鲜农产品消费就不仅仅局限于购买食用,特色休闲旅游的兴起使得农业与服务业深度融合,农业附加值指数级提升,这就是桐峪沟村的财富密码。

图片说明:青阜公社的大门虽然简陋, 但门口这副对联却气象万千。照片由李凤蕾提供

昌邑市柳疃镇青阜公社是山东省土地经营规模最大、机械化程度最高的农业生产经营主体,流转土地面积达10万亩。青阜村村主任、青阜公社负责人孙德东告诉记者,土地流转后,平均每亩地收入接近4000元,青阜村集体增收100多万元。

青阜村56岁农民孙德桓算了一笔账:自家12亩地流转给青阜公社,土地流转费用每年每亩400元,一年收入4800元;自己在公司打工每月5500元,年收入6.6万;2020年土地流转分红收入每亩230元,全年收入2760元,算下来去年年收入73560元。

图片说明:青阜公社里的农用机械停车位。照片由李凤蕾提供

寒亭区前阙庄村的土地流转后,如今,村民每年有果蔬种植、土地流转、劳务输出、旅游从业、村集体股权分红、云上农业项目分红六种收入。

而导致这些富裕村村民能够持续地共同富裕的原因,正是杭州、昆山到潍坊探寻的根本。

这是潍坊官方对于“潍坊模式”的定义——

潍坊模式是潍坊各地农村改革创新经验的集成,突出农业产业化经营,创新农业生产的组织形式、经营方式和运行机制,本质上是推动农业生产要素更大范围、更高层次的优化配置。

2018年8月,国务院批准设立潍坊国家农业开放发展综合试验区(以下简称农综区)。农综区承载的一个巨大使命,就是在体制机制创新上先行先试。

总部设在农综区的山东农村产权交易中心于2014年成立,这个辐射山东全省的平台注册地在潍坊,担负着探索农村产权改革的重任,通过市场机制盘活农村沉睡资产,引入金融活水。

过去老百姓的资产不能变现,更不能融资,实现不了资产化。山东农村产权交易中心成立后,潍坊逐步探索一个村成立一个资产管理公司,把老百姓的宅基地、承包地、闲散用地卖给资产公司,通过这一交易使农村资源实现了资产化,可以抵押,也可以贷款。

截至目前,山东农村产权交易中心累计交易盘活农村资产超过110亿元,涉及土地流转超过70万亩,推动农村产权抵押贷款带动银行涉农资金超过28.5亿元。2020年潍坊农村产权交易额突破30亿元。

在这些年探索中,山东农村产权交易中心在全国创下五个第一:第一个股份制农交平台、第一个被赋予抵押登记权的农交平台、第一个实现管理农村产权运作基金的农交平台,第一个开展交易金融融合创新模式的农交平台、第一个在国内实现模式复制的农交平台。

在潍坊这些遍地开花的富裕村,通过制度创新释放的红利,土地这个资源要素流动起来,实现了市场化配置,打开了乡村发展的新空间,每一个县域的内在活力被激发出来,每一个地方都有自己独特的优势,这是潍坊模式的一大特色。

4

潍坊模式和浙江模式都有这个“共同点”

在农村产权交易市场建设上,潍坊之所以能在全国开风气之先,恰恰因为这片土地上孕育出来的“三个模式”,从最初发端就是典型的自下而上的市场经济,民间力量成为最关键的市场主体和改革、创新主体,并充分参与了改革带来的新一轮财富分配,广大民众也因此成为各种制度创新最积极的支持者和推动者。

在这点上,潍坊模式和浙江模式走出的共同富裕之路,有着相似之处。这种蓬勃的内生动力使他们最有资格成为国家级“试验场”。

一个细节可以侧面佐证。寿光东斟灌村4486亩土地2012年统一进行了土地流转。现在全国各地到东斟灌村参观的人,不光看农村合作社、看大棚,还喜欢看这里的农民亲手创出的各种小发明、新技术。

村民李万敏改装了一架大疆无人机喷洒防晒剂,这种小发明很简单,降压模块是从淘宝买的,取代了原来手喷降温剂方式。村民李保民琢磨出延长采收期的种植技术,还计划将赵春江院士领衔建造的智能温棚里的采收机器人引进过来。

在潍坊,你能看到很多实用性大棚技术都是李保民这样的种菜能手在实践中发明出来的,潍坊蔬菜大棚从老棚到智能化大棚历经7代迭代,民间智慧成为主导力量。这种积极拥抱新技术新模式,拥抱改革和创新的态度,最根本在于他们是最直接的受益者。2003年,李保民种一个一亩地大棚一年收入4.85万,现在他轻轻松松照看一个占地15亩的大棚,年收入达到20来万。

现在,东斟灌村的智能大棚都安装了水肥一体机、自动防风机、温湿度检测仪等,一部手机就能操控,坐在家里就能种大棚,劳动生产率得到极大提高。

这样的工作环境,这样的收入,在潍坊农村比比皆是,也足以让年轻人用脚投票——回乡创业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棚二代”存留率越来越高。七普数据显示,寿光、诸城这两座县级市人口超过100万,10年间潍坊市共增长30万人口,人口增量位列全省第五,总人口位列全省第三,超过了省会济南。

能把年轻人留住,能让年轻人回到家乡创业,这和全国很多地方的“空心村”形成鲜明对比,再次证明了只有走共同富裕之路,才能激活乡村活力。

5.

破题共同富裕,把发展权交给民众

当浙江被确立为共同富裕示范区后,很多专家学者对“为什么是浙江”做出解读:在解决区域发展差距、城乡差距、收入差距上,浙江走在了全国前列,“共同富裕”的一个重要指标,就是城乡居民收入比。

数据显示,2020年,浙江的城乡居民收入比为1.96:1,全国平均水平为1:2.56,潍坊为1.99:1,寿光1.87:1,从这一数据看,潍坊是绝对的优等生。

潍坊解决城乡差距的方法论,就是潍坊“三个模式”的核心——农业产业化,它激发出的强大内生动力,让劳动生产率大幅提高,让大量财富掌握在民间手中。

以寿光为例。截至2021年4月,寿光市全市银行机构存款余额为1388.9亿元,2020年,寿光市银行机构存款余额1288.9亿元,是山东省存款最多的县级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900元,户均存款23万元。

这个数据背后是一条清晰的创富之路,掌握财富的城镇居民将手中的钱变为投资,积极投资新技术新模式,让这些新技术新模式快速推广应用,获得更多财富,之后更积极地进行投资,形成一个正循环。

这就像上海自贸区是中国面向国际的制度创新高地一样,国家将首个农综区落地潍坊,让它成为国家“试验田”,承担首创性探索,就是期望通过“局部突破,带动全国”,在乡村振兴、共同富裕上创新探索出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体制机制。

而潍坊模式走出的路子也再一次证明,改革本质是以千百万民众为主体的朴素的脱贫致富,在市场的推动下,聚沙成塔,滴水成河,蕴含着势不可挡的生命力和创造力。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D相关下载
Z最新攻略更多+
热门文章更多+
近期大作更多+
热门合集 更多+